永远祝福母校,藕有多孔

每次回武大,在学校食堂吃饭,必点藕炖排骨。

关键词:鸿雁传书

走遍中国,没有一块藕,味道比得上那里的那时的。

事件回放:“我有着极其深厚的武大情结。”“我由衷地为母校感到高兴和骄傲。”“永远不忘母校,永远感恩母校,永远祝福母校!”“当年老师们的谆谆教诲、同学之间的纯真友情,至今历历在目,感念至深。”晋升上将军衔的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当选为江西省省长的鹿心社、履新后的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广东省中山市委书记薛晓峰等校友,深情致信校党委书记李健和校长李晓红,回忆求学岁月,感谢母校的培育和关怀,并对母校的发展表示衷心祝贺,希望共谱合作新篇章。

这是道武汉名菜,据说新女婿第一次登门,这里的丈母娘都会精心捧出这小火炖了好久的藕炖排骨。

点评:母校是永远的精神家园和动力之源,珞珈山的熏陶、东湖水的哺育,校友们一刻也不曾忘怀。工作岗位在变,周围环境在变,不变的是对母校的一往情深。

中医认为,藕入心、脾、胃经。饱餐之后,如果心脾胃舒服了,全身也就舒服了。那是一片寄望女婿善待女儿的心。

关键词:母校行

心有七窍,藕有多孔,上下通透,暖人心脾。武大过生日,身为学子不能面对珞珈行礼问安,难免心中怅然,像断藕一样牵丝拉线。

事件回放:

1993年校庆,我还是个小女生,穿着短裙,顶着秋风,斜披鲜红绶带,欢迎校友归来。

“再回母校,就像回到了家。东湖之滨,珞珈山下,曾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美国科学院院士、杜克大学教授董欣年校友回到母校,看到校园里满目苍翠,动情地说。

20年后的武大,大变了。本来是高地,樱园图书馆如圣殿高高在上,每每登临,都能鸟瞰武昌,我们也可发古人之思。现在周遭出现通天的大厦,霓虹闪烁鼎盛繁华。房地产开发商打出“俯瞰珞珈”“取景武大”的横幅;旁边小饭馆也拔地而起,里面装修豪奢,叫招财厅、进宝厅、多金厅。

“理学院老院长桂质廷教授的影响,以及当年老师们的教导,让我获益良多。”中国科学院院士万卫星校友回母校作学术报告,并深情回忆当年求学历程。

那个“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武大,陷入了万丈红尘的十面埋伏。

杰出校友雷军回母校“招兵买马”,行前在微博上说:“梦到武大,想到都是樱园,樱花大道,老图书馆,理学院楼……武大,满载着我的青春岁月。”

校友们教授们常会怀念民国。李四光建校方针,既要建设不输剑桥牛津的最美校园,条件又要简朴平直。理由是,奢华不是钻研的地方,舒适无法让人清心苦读。

杰出校友易中天教授回校开讲座,照例妙语连珠:“如果你问我现在幸福吗?我的回答是:幸福,因为我回母校了!”

很多人都在思念过去。北大朋友说起蔡元培就啧啧称赞,非让我给先生雕像鞠躬;清华人则拉我去云南,膜拜西南联大的“刚毅坚卓”;复旦校友则拉出现在听来如雷贯耳的民国教授名录,让我沐沐他们的春风。人大校友最近很倒霉,被母校的丑闻搞得唉声叹气。连哈佛校友都感叹资本崇拜辱没了学校的光荣,出了本书叫《失落的哈佛》。

60年前,风华正茂的他们踏入珞珈;60年后,耄耋之年的他们重逢母校。1952级机械系校友回校,追忆似水流年。这是入学年份最早的校友聚会之一。

眼前只有“痛心”两字。

点评:一所大学的历史,是在校师生和众多校友共同谱写的。母校永远属于校友,校友也永远是母校的一份子。

时间东流水,去而难再返。

关键词:献礼

20年后的我,那个憨笑迎宾的小姑娘难道没变吗?再也不能穿着裤衩背心,在水房里嚎叫跑调的《恋曲1990》;再也不会下自习趿着拖鞋背个包,就被陌生男生拉进操场的舞池,在晚上十点热舞;再也没有机会在炎热的夏天男男女女上百人躺在楼顶,心无挂碍地看星星了。

事件回放:由杰出校友陈东升捐资亿元兴建的万林艺术博物馆奠基,陈东升还将自己所获万宝龙艺术赞助奖1万5千欧元奖金捐赠给母校,作为博物馆艺术基金的种子基金;毛振华校友捐资5000万元建设人文社会科学大楼;雷军校友捐赠1000万元设立奖学金;1977和1978级校友拟捐资修缮鲲鹏广场并设立校友鲲鹏基金;正隆保险公司捐资500万元建设校友活动中心;首期校庆捐赠项目发布后,校友反响十分热烈,鲍晓光校友首笔捐赠3000元认捐图书馆座椅,深圳校友会则组织认捐了288张座椅。

有时也去高校开会,每次匆匆忙忙,进了会堂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就双眼四顾着找桌上的名签,然后直奔过去。总觉得手没处放,眼没处看,心也找不到踏踏实实的感觉。

点评:校友慷慨解囊,为母校华诞送上大礼,爱校之情、报校之举令人感佩。学校一方面要依靠、发动校友来支持和建设武大;一方面要把武大建设发展得更好,不辜负校友的期望。

这是社会给我的位置,坐在我的名牌后面,扮演好那个自己,然后出入酒肆高堂。

(“2012珞珈style”寒假专辑之九)

不得不承认,高校百年、人到中年,清丽自然的荷花已经凋零。

(执笔:田业胜 编辑:杨欣欣)

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几个女生曾自恋地评价自己,“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现在谁还敢这样自我评价呢?倒是“留得残荷听雨声”更贴切一点。

相关链接:

我和我的老师一样,有时必须围着历史取暖,想着从前泪流。有时要怒骂,这是个逐利无良的躁动年代,是高贵坍塌的丑陋年代。

【2012珞珈style】学者风采

一场狂飙猛进的洪水,携带着暴利、物欲、肮脏涌入人们的脑中,吞噬了过去留给我们的圣殿,然后泛滥到角角落落。

【2012珞珈style】学生为本

自我安慰时想,也许还能算是一段藕吧?

【2012珞珈style】协同创新

深深地扎入淤泥,不停地感觉到污水漫过精神和躯体,经常不知离清澈的水面又划远了多少。

【2012珞珈style】十年一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