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1948年吴伯僖毕业于厦门大学数理系,并以蔡悦诗女士的父亲蔡建文先生的名字命名的建文楼落成

人物名片:吴伯僖教授,1948年毕业于我校数理系。我国著名的半导体发光物理学家、教育家。长期从事半导体、发光物理的教学与科研工作。他始终坚持“提出新概念有时比实践更重要”的理念,潜心科研,硕果累累,在我国首先进行半导体发光学研究,首先制出导电玻璃,首先利用神经网络研究密码通讯及传真纠错,首先观察到电致发光现象并在厦门大学建立中国第一个电致发光实验室。他春晖遍四方,丹桂满园香,参加创办五校联合半导体专业工作,为我国培养第一批从事半导体事业人才做出贡献。作为厦大长汀时期的学子,他一生都以萨本栋校长为楷模,爱国爱校、尊师爱生是他一生的坚持。

4月6日上午,建文楼改造工程竣工典礼隆重举行。厦门大学校友总会理事长王豪杰,常务副校长潘世墨,副书记陈国凤,副校长赖虹凯,菲律宾校友会理事长、萨本栋教育科研基金会主席邵建寅,菲律宾校友会咨询委员、萨本栋教育科研基金会董事庄汉水,物理系教授吴伯僖共同为建文楼改造工程竣工剪彩。
1998年4月6日,由泰国华侨、我校校友丁政曾和蔡悦诗伉俪捐资434万元兴建,并以蔡悦诗女士的父亲蔡建文先生的名字命名的建文楼落成。建文楼共有7层,建筑面积5400多平方米。作为学校教职工的活动场所和接待来宾的场所之一,建文楼大大改善了我校教职工业余活动的条件,丰富了业余生活,同时也改善了学校开展学术交流的条件。
为进一步改善我校教职工业余活动和开展学术交流的条件,2007年3月,学校投资1000多万对建文楼进行全面改造。经过5个月的改造,建文楼布局更加合理、设施更加齐全、功能更加完善。改造后的建文楼一楼主要作为国际学术交流中心接待大厅和教职工休闲多功能厅,二楼和三楼主要作为教职工开展文体活动健身场所,四至七楼主要作为接待来宾用房。
丁政曾和蔡悦诗伉俪一直关心母校的建设和发展,建文楼建成后不久,他们再次为学校慨然捐资2000万元,修建了跨世纪的标志性建筑群——嘉庚楼群中的主楼颂恩楼。
潘世墨在致辞中对丁政曾和蔡悦诗伉俪秉承嘉庚精神、慷慨兴学的义举和浓浓的爱校之情深表敬佩,并遥祝蔡悦诗女士早日康复、再聚母校。
邵建寅代表蔡悦诗女士致辞。他回顾了祖籍福建晋江的蔡建文先生捐资兴学、倾心培育家乡学子的善举,并盛赞蔡悦诗女士秉承父志、热心兴学,盼同学们以她为榜样,为教育事业开辟绚烂远景。
出席竣工典礼的还有厦大原校长林祖赓,陈嘉庚先生的长孙陈立人,陈嘉庚先生的侄孙、集美学校委员会副主任陈忠信,庄汉水夫人庄蔡秀伦,我校相关单位负责人以及师生代表等。校长助理王巧萍主持典礼。

图片 1

时光飞逝,厦门大学转眼已建校97周年,五老峰下听风,芙蓉湖畔观澜,厦园漫说丰年。风光无限好的今日,你可知,时光深处,有这样一位厦大人?他自毕业后留校任教致力科研,情系厦大建设,陪厦大走过风风雨雨许多年,用前瞻的眼光引领科研发展,无私的奉献植桃李天下,他是吴伯僖,“南强杰出贡献奖”的得主,一位92岁的厦大人。

走在科学前沿的开拓者

1948年吴伯僖毕业于厦门大学数理系,毕业后他留校担任教师。1950年抗美援朝,厦大理科、工科迁往龙岩白土。1951年夏,时任校长王亚南到白土调研时,积极上进的他主动向其申请,前往中国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学习。当时世界上一些国家刚刚发现了电致发光现象,但国内尚无人开展这方面研究。吴伯僖来到中科院后,时任中国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长陆学善得知他是数理系毕业且对发光学有兴趣,便让他开展研究。于是,吴伯僖一个人筹备起实验室,借助科学院好的图书材料研究有关资料。

1953年他回到厦大,在厦大建立中国第一个电致发光实验室,并与化学系江培萱合作研制电致发光材料。前瞻的目光是指引,是号召,是进步的灯塔,于是无数个日日夜夜,在实验室里将思想萃取,将双脚扎根,从磕磕绊绊的自我摸索到集大成的研究成果,他只用了两年,将国外先进的技术破解出来了!吴伯僖首先在我国观察到电致发光现象,并设计出便于研究的发光盒,多年被全国高校及研究所研究电致发光者采用。

1956年,国家制定科学发展规划,将半导体列为重要发展技术之一。同年在北京大学成立了由北京大学、厦门大学、南京大学、复旦大学和吉林大学组成的半导体培训班。由于当时在半导体研究领域中所取得的成绩,吴伯僖受命前往北京大学参与五校联合人才培养,为我国培养第一批从事半导体事业人才作出贡献。

1958年,由于内陆与台湾金门关系紧张,金门炮战让厦门大学处于战火中,化学、物理系搬迁至漳州市政府旁边的小学课舍。吴伯僖所在的半导体小组在艰难的环境中毫不懈怠,夜以继日,熬夜加班是常态,甚至有时连续几天不眠不休。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最终研制出国内第一台晶体管收音机,要知道在物质匮乏的当时,甚至连教授《晶体管原理》的教师都没有见过真正的晶体管……

除了在半导体研究领域取得了重要学术成就,他还在1993-1995年首先利用神经网络研究密码通讯及传真纠错。吴伯僖谦虚地说:“没什么大成就,只是提出一些新概念。”

他始终坚持“提出新概念有时比实践更重要”的理念,1955-1956年间,为响应周总理“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吴伯僖根据半导体发光的原理及现象,首先预言笨重庞大的电子管黑白电视机将被轻薄可挂在墙上的平板彩色电视机取代,这一预言,过了二十多年才真正实现。多年前,他曾与友人讨论新能源电动车时,提出“边行车边充电”的概念,现此项技术在美国和我国的一些城市已正在试验。

光阴荏苒,时间的沟壑布满脸颊,知识的沟壑走在时代的前端。科研是破除蒙昧的火花,是跟紧世界潮流的第一手段,那个时期诞生了一个个有前瞻性、有行动力的科研者,随着新中国成立、破旧迎新,每个人迈出的一小步汇成了坚定的一大步,推动着中国的前进。

一生光风霁月的厦大人

品一句“得而不喜,失而不忧”。吴伯僖一生遵循内心操守,踏实自在,他不追求名和利,却时刻不忘培养人才。他身体慢慢老去,心却愈加清明。

他不善于争取巨额科研经费,对于他来说,科研经费的申请向来只有两步,一是填材料,二是上报等评审,完全不花心思去想申请“背后的工作”。要知道,当时他一位学生就在经费评审的重要部门工作,打声招呼,或许对争取经费有所帮助。但吴伯僖却从来没因为经费的事“麻烦”过他一次。“我要做的只是把科研做好。”如今,回想起来,吴伯僖仍毫不后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